热门搜索:

网店店主自费5万召回热水袋 多次被认为是诈骗

时间:2016-09-18 14:35 文章来源:旺苍新闻网 点击次数:178

网店店主自费5万召回热水袋 多次被认为是诈骗 钱志文敲开一名成都买家的家门钱志文敲开一名成都买家的家门

  9月13日晚11点,K9502次列车从成都火车北站驶出。卧铺车厢内,22岁的钱志文不时盯着手机,手指快速在短信框内敲下一串文字,然后点击发送。短信的另一端是他两年前的一名客户。

  “终于又解决一个。”发完短信,钱志文长舒了一口气。2014年,在江苏读大二的钱志文通过微信网店卖出了58个热水袋,今年8月份,他从一则新闻上获悉,自己当时售出的热水袋属于国家禁止销售的电极式电热水袋,极易引发安全事故。之后,他开始主动联系买家一一退款召回。

  除了已通过短信或电话与客户达成退款外,他已跑了北京、吉林、湖南、四川等地,“上海去过一次,但还有个客户没搞定,得再去一次”。

  钱志文称,整个召回退款过程已花费约5万元,而当时卖热水袋所赚仅1000多元。目前,已收回30来个实物。“等到顾客的部分搞定后,我会找热水袋生产厂家进行索赔。”

  成都商报记者 杜玉全 颜雪 摄影记者 陶轲

  专程来四川

  只为追回缺陷产品

  来四川之前,钱志文给成都商报打了个电话,希望记者陪他走一趟:“主要是我单独去的话,(客户)会把我当骗子。”

  13日中午,列车到达成都东站。来不及吃午饭,钱志文就和朋友小曾、成都朋友小谢马不停蹄地赶往订单地址——龙泉驿都东路的蓝天小区。在该小区,钱志文通过保安找到了买家王小姐。

  敲门几声后,王小姐缓缓开门,听到钱志文的解释,她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人真的会来找她,“最开始我以为是骗子,加上热水袋丢失了,本身也不想介入。”

  王小姐说,2014年11月份购买了这个热水袋,使用时并没出现问题,但已不知放到哪里去了。她印象中,今年8月初,钱志文开始给她发短信,后面还打了几次电话,“我当时觉得事情很小,甚至一度以为是诈骗。其实几十块钱真的不重要,但他从江苏跑过来还是挺意外的。”

  当天,通过协商,钱志文与王小姐签署免责协议。协议约定,王小姐不能再使用该热水袋,否则出事自己担责,同时钱志文退还60元货款。

  在与王小姐退款成功后,钱志文又购买了前往巴中的火车票。晚上11点,火车从成都北站出发。在前往巴中的途中,钱志文始终没有睡意,一边与其他买家发短信联系召回事宜,一边又担心难以见到巴中的这位买家杜女士。

  不想,他的担心果然成真了。9月14日,钱志文来到了杜女士的上班地,等候许久,才从门卫处得知,单位已经放假。钱志文说,他此前多次尝试与杜女士联系,但无论短信、电话还是微信,都没能与杜女士达成召回退款事宜。当日,受钱志文的委托,记者与杜女士通了电话,电话中,杜女士表示自己并不在巴中,同时表示事情太小且已经无法找到热水袋,希望钱志文不要再打扰她。

  “没想到赶到现场,还是无法见到人。”对于结果,钱志文有些无奈,“但人已经来了,不能就这样直接离开呀。”最后,他给杜女士留下一封信,并将钱放进信封,托门卫转交。

  退钱真不易

  一次次被认为是诈骗

  四川之行只是钱志文召回路上的一个缩影,事实上他的召回历程可谓困难重重。

  在钱志文的手机里存放着58张订单截图,这是他需要召回的所有订单。最初,他会按照订单上留下的电话号码,给每一个买家发去短信,说明自己的用意,但回复短信的人寥寥无几,“只有几个人回复了短信,回复的人中又有几个是质疑我是骗子的。”接着,他又给买家打去电话,但还是因被认为是诈骗而屡遭失败。

  “有些买家在说明情况后还算配合,但觉得事情太小没有必要,有的买家则直接挂断电话或一直不接。”钱志文说,经过多次的反复联系和沟通,58个订单才陆续开始得到回应,“但仍有12个单子的客户一直联系不上或完全不配合。”

  私底下,钱的朋友小曾把这12个人称为“钉子户”。这些“钉子户”除了离他近的江苏和上海外,还有距离遥远的北京、吉林、湖南、四川、云南等地。要拿下这12个“钉子户”,钱志文决定上门探访。

  8月初,钱志文去了离家较近的江苏常州和上海,“解决了”4个用户。从9月6日开始,钱志文又先后去了北京、吉林长春、湖南长沙等地。

  初衷很简单

  “如果引发事故我会不会担责”

  钱志文介绍,2014年年底,自己在江苏常州一高职院校读书时开始开网店赚零花钱,主要是贩卖球鞋、衣服之类,店里也卖热水袋。和实体卖家不同,钱志文不用选货、进货、发货,一旦有买家下单后,直接从另一家网店下单发货,赚取其中差价。热水袋售价为60元、160元两种价位。

  今年8月份,钱志文在上网时,看到了一则新闻,“大意就是浙江一个女孩在使用电极式热水袋时面部被炸伤——当时我才发现,我销售的就是炸伤女孩的那种电极式热水袋。”钱志文看到的新闻中,当事女孩全身5%的皮肤深Ⅱ度烧伤,面部有毁容危险。

  再上网一查,钱志文才知道,早在2010年11月,国家质检总局开始实施的《家用和类似用途电器的安全储热式电热暖手器的特殊要求》中明文规定,禁止销售极易引起安全事故的电极式电热水袋。

  “我的电极式热水袋是2014年销售的,肯定不合规。如果引发事故怎么办,我会不会担责?”钱志文心里渐渐升起一个想法,召回并退款这58个热水袋。

  对于钱志文的想法,一开始,并未得到好友的支持,尤其是好朋友小曾,在小曾看来,这个举动就是“有病”。小曾觉得,“在购买热水袋的时候,难道顾客自己没有判断力吗?何必那么麻烦。”

  采访时,记者也表达了跟小曾同样的疑问。对此,钱志文称:“在我的观念里,我卖这个东西有问题,我召回是应该的,我为此的花费,然后找厂里(索赔)也是完全合理的。”

  钱志文表示,自己家庭条件一般,在学校摆过地摊,在宿舍开过小卖部,然后做代理,长久以来受家庭环境影响以及后来的生意影响,才会坚持要去做这件事。

  钱志文称,去年毕业后,他一直在做网店生意,召回的花费,主要来自于此前自己攒下的积蓄。

  从一张张火车票和机票上,记者还原了钱志文的“召回”路线图

  9月6日晚,火车,常州到北京

  9月6日晚,钱志文坐上常州到北京的火车,试图找到北京一所高中的学生用户。钱志文介绍,在寻找这位买家时可谓一波三折,“先是门卫不让进,之后联系学校办公室,对方说会帮忙询问但一直没有回音,后来我们还去了派出所希望警察能够帮上忙,但也一样没有结果。”最终,钱志文和女友印刷了800份传单在学校外发放,才联系上这位买家,并最终退了款。

  9月9日晚,火车,北京到长春

  9日晚,两人坐火车赶往吉林长春。这位买家60来岁,此前短信电话都没有回复,找到住址后,房子正好在装修,还好现场有一位买家的亲人,这才与对方通上话,但电话中没说几句就被挂断了。“她一直坚信我是骗子,我们通过支付宝分多次给她转账,每转一次账就在留言框里打一段话,才把事情说清楚。”

  9月10日,飞机,长春到长沙

  10日,钱志文乘飞机赶到湖南长沙,“在长沙的这个买家姓孙,我换了3个号码才找到她,她开始以为我是骗子,后来同意在保卫处跟我见面。”长沙买家孙小姐对此事记忆犹新:“今年9月份卖家找到我时,我确实很惊讶,我甚至不记得是好久买的。”孙小姐告诉记者,“当时我还以为是骗子,直到他找到当地电视台记者陪同前来,我才相信。”相较120元退款,孙小姐更看重背后的意义,“现实生活中像这样的人太少,讲诚信和责任感,非常难得,值得提倡。”

  9月12日,火车,长沙到成都

  到目前为止,钱志文透露,12个“钉子户”已经解决了11个,收到的热水袋实物已有30个左右,整个召回过程已花费约5万元。对于下一步打算,钱志文称,“等到所有顾客都搞定后,我会找热水袋生产厂家进行索赔,我并不是要去敲诈厂家,到时候会通过司法程序,该赔多少是多少。”

  对/话/召/回/者

  “如果都这样,可能就不存在产品质量问题了”

  记者:召回的成本很高,最后的回报可能很少,有人觉得这有炒作嫌疑。

  钱志文:钱志文这个名字你搜一下,全国有数千数万。如果只有一个钱志文,他们(客户)找这个人买东西,那叫炒作。但全国那么多钱志文,炒作也是给这个群体炒作,不是我一个人。有做老师的、做律师的、弹钢琴的,他们知道是哪个钱志文?

  记者:你就是把这些分散的东西集合起来,然后去找厂家索赔。那直白地讲,你的目的就是索赔?

  钱志文:不是这样。怎么讲,通常一个人比如说,被车撞成几级残疾了,你去索赔,假定是50万元,法院判多少,也不是你要多少就是多少。那我做这件事花10万,你觉得我能找他们要得到10万吗?就算我要到10万了,那我这段时间,在外边耽搁的生意,那也是我的损失。

  记者:没有经济利益?

  钱志文:一般来说,我心里期望值,我花了10万,能够赔到三五万已经很好了,通常也就是三五万。

  记者: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?

  钱志文:每个人性格不一样,我觉得做完这件事,我对得起自己良心。你放那里不做,我对不起自己良心,我心里不踏实。这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。

  记者:那你以后做其他事是不是也会这么在意?

  钱志文:是啊,吃一堑长一智,这次栽了跟头下次就不会了啊。

  记者:这也不算栽跟头呀。

  钱志文:每个人标准不一样,我认为栽跟头了;每个人标准不一样,所以我做这样一件事;每个人标准不一样,所以人家觉得没栽跟头我觉得栽了。

  记者:你是什么标准?

  钱志文:我觉得对得起客户,对得起自己良心,让客户说这钱花得值,不是说被坑了。

  记者:如果每个商家都这样想就很好了。

  钱志文:我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多的,我只是一个个体,但以后会有很多这样的人,如果都这样,社会上可能就不会存在什么产品质量问题了。

  记/者/手/记

  我们需要更多负责任的卖家

  跟一般人认为的一样,两年过去了,且仅仅是几十元的东西而已,却要花费数万元来搞召回,这人不是太“高大上”就是太过“雷锋”,或者“用意不纯”。然而,事实上就有这样的人。

  在钱志文看来,卖出去了不合格的产品,召回只是对客户的负责,而向厂家索赔也是自己的权利。他不回避自己的索赔意图,但也并不是漫天要价,“法院判定多少就是多少”。他只是一件产品从生产到销售再到客户手上这个过程中的一环。而他“得不偿失”甚至“偏执”地召回,只是想守住自己这一环上的责任。

  如他所言,“如果都这样,社会上可能就不会存在什么产品质量问题了”。而我们,期望看到更多这样的召回,希望看到更多负责任的卖家。

  来源:成都商报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